扉我

心若止水

愿天下鸡鸡西狗们记得分数不是一切,段位不是一切,游戏不过是游戏,但朋友确实是朋友。世间只有可以按配置找的队友,没有一言不合就不要的朋友。想念我的一个朋友鸡,因为以后的以后朋友两个字只会变得尴尬而说不出口。

手机刷机了。。。我的medibang。。。😭😭😭

某日,矜持的卡卡西和缺根弦的呆堍一起去洗澡。

呆堍:卡卡西……你你你……带着面罩洗澡????还有护额???你都能洗?这个虚假的世界,还有这种操作?

卡卡西【淡定】:我防狼。

你还是昔日多情的少年。





卡卡西老师,退休以后就一直在这里钓鱼吗?

嗯。


为什么会选择钓鱼呢?


大概因为钓鱼的时候很帅吧!


卡卡西老师真自恋。

是吗?从前有人跟我说,我钓鱼的样子性感到像十八禁一样,让人看了脸红心跳。


是谁呀?


昔日一个多情的少年。



【因为你年纪轻,单纯善良】虽然这个女人也为权力倾倒,可源于她年轻,我更愿意相信她对权力的渴望来自于渴望对武后的取代,不再受制于人的卑贱,而非权力本身。


贺兰【大明宫词】

漂亮小姐姐被武后溺死,好惨呀!

鼬:噫,我养的鬼鲛去哪儿了?



小时候的佐助对止水很有好脸的,一口一个稀碎桑。稀碎对小助也很温油的说。

鼬哥,生日快乐。

一见误终身。【真误终身】

如果你在,请替我拭去眼泪。

"奈奈别蹭了,拍照呢!"
"不,我要蹭!不服你就来打我呀!"

心口不一的小子,明明就……

"算了你送的新斗篷,你喜欢就随便蹭吧。"
"扉间真好!"
"哪有……"

谢谢你奈奈,天知道我多喜欢你。

那个男人。

你敢捅我,竟敢捅我。

漫长的战争断断续续,与你的相遇年年岁岁,不想竟然还是死在你手里。

死后的无尽岁月里,我不愿往生。我在黑暗里等待,等那个男人死过来,再亲手惩罚他。

我恨他,恨他对自己下了狠手。我恨他,恨他看我的眼神。我恨他,恨不能亲手宰了他。

可是他没有来。


空洞的眼窝里淌出了眼泪,是暖的。

最后的温暖也只剩自己的眼泪了。突然想起那人肩上的毛领子,蓬松柔软的毛毛雪白雪白,看上去暖暖的。

好想把脸埋进去,埋进他肩颈上的毛领子里。好想把身体也埋进去,埋进他的怀里。他的怀里,会不会像毛领子一样温暖,又或者像飞雷神一般冰冷。

扉间……

那个时候就算你下了狠手捅了我,如果你不是选择跳开我身边,而是抱住我,我也会原谅你。

即使那样,我也不恨你。

可你终究厌弃我,害怕我,我最恨的还是那样爱着你的我自己。

扉间!

你快来呀,我失去了眼睛,我什么也看不见,你快来找我呀,我害怕。
我死了,再也不怕你对我做什么了。就算你要捅我也行,我也会扑向你怀里。
我们继续那份孽缘,继续厮杀也好啊。
只要你来。

我在等你啊,扉间。


"奈奈,让你久等了。"

"谁……你是扉间?"

"嗯,我终于死了呢……如你所愿。"

"混蛋,你终于……终于……"

"啊,别一来就打我啊,你不知道我受了多重的伤!"

"……很疼吗?抱歉,我看不见。"

"很疼很疼,我终于见到了我喜欢的人,他却再也看不见我,我心疼。"

"……你说什么……"

"我说了实话而已,那些活着的时候不能说的话,如今一定要说。奈奈,我喜欢你,抱歉我捅了你,没有在你的身体逐渐冷去的时候吻你。对不起。"

"够了,扉间。你说了那么多,我却听不明白。"

"我爱你。你明白了吗?"

"扉间……"

我感到那熟悉的温度再一次靠近我,他微热的双唇吻了我,只是轻轻的摩擦和舔舐,我知道他害羞,也害怕吓到我。可他却不知道我此刻多么的渴望他的粗暴和激烈,我想要他狠狠的撕咬我,狠狠的掐住我的腰,狠狠的要我,【把我摁在地上摩擦←我已经笑了】让我伏在他耳边求他更用力求他不要停求他别放手,求他日日夜夜的抱我。

可他却又吻了吻我的眼窝,我知道他心疼。脸也埋进了一片毛茸茸的东西里,我知道那是什么。我伸出手抱住那结实的身体,他的怀里很温暖,不像他的脸。

我终于如愿以偿了。

千手扉间,我最爱的男人。

瞎了眼爱上的男人。

最好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