稀碎的心脏

讨厌二次元,讨厌讨厌二次元的自己。ರ_ರ 心塞。

© 稀碎的心脏 | Powered by LOFTER

祝你好梦

“hero许愿明年一定要比今年更幸福才可以。”

阿尔吻了吻身边的人的额头,粗眉毛的绅士难得喝多了没有吐也没有发神经。屋顶的夜风轻轻的撩起亚瑟前额的碎发,略过他紧闭着泛红的眼角,又扫过那长长的睫毛。英俊又略显苍白的脸,平稳又带着微醺的呼吸,叫人心疼,又叫人心醉。

阿尔搂着亚瑟肩膀的手不自觉的又收紧了一些,没有唠叨没有baka,只有亚瑟在怀里。没有喧嚣,没有月亮,只有黑夜在头顶。


“好幸福啊!”

“诶,比吃到憨八嘎还有幸福吗?”有人在耳边问道。


“恩?是谁?”阿尔猛的一回头,却是什么也没有。夜风忽然开始狂作,甚至夹带着雪花。阿尔弗雷德心里一惊,感觉很是不好,他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任由寒风往嘴里灌,搞得他要开始作呕了。


“你是谁!你出来!弗朗吉,是你搞的圣诞节余兴节目嘛?”


“诶,圣诞节还有节目啊?看来你果然过得很开心啊!”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。“嘘,吵醒了眉毛,是要挨骂的哦!”


“亚蒂!”,阿尔忘了身边还有个要保护的人,被这么一说立马就想把熟睡过去的人摇醒。


“一点儿也不温柔的笨蛋,瞧我的!”


那个声音刚落下,阿尔只觉得眼前有风卷过,一个回神,怀里的亚瑟已经不见了。


“亚蒂!亚蒂呢?”阿尔急了,大叫着掏出了配枪朝着黑暗里射击。“滚出来,妖魔鬼怪!”


“妖魔鬼怪?二十多年了,你就又送我个绰号,我就当圣诞礼物了!”

寒风骤停,落雪却更狠了,屋顶另一头的黑暗里渐渐走出来一个身影。


那浅色的头发,那一身军装,深红的眼眸,狰狞的微笑。


“是你……”阿尔弗雷德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了,是肌肉因为骤降的温度,而开始僵硬痉挛,渐渐开始失去知觉。


“你终于记起我了是吗?还记得我的名字吗?那个曾经让你夜不能寐的名字。”那个身影停了下来,不肯全身走出阴影。微弱的光影模糊了界限,让人分不清虚实。


“是我啊,阿尔弗雷德!”不是很远的距离,阿尔几乎看到那个影子笑了,是的,一定是他。那个男人曾经让他夜不能寐,让他神经紧绷,让他的梦都能从彩色褪到黑白。


“干嘛用那样的表情看我?呵,你怕我吗?可我已经死了啊!”


他说的没错,hero是不会害怕一个死人的。可是只要想到那个名字,那个人,还是会……战栗。


“今天是圣诞节啊,也是我的忌日。对你来说真是个好日子是不?吃憨八嘎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曾经有个人把你的憨八嘎踩得稀烂,喝可乐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曾经有人给你换成了包治百病的板蓝根,夜里做梦的时候会不会担心那个人到你梦里来纠缠?阿尔弗雷德,你可曾梦到过我,梦里我有没有满身鲜血的掐着你的喉咙?”

“伊……”

“算了,久别重逢是故人,阿尔弗雷德,当初终究是你赢了,我不想过圣诞却也送你一个圣诞祝福,阿尔弗雷德,走着瞧吧,路还长着呢!”


“伊利亚等着你……”



“阿尔?阿尔弗雷德?”耳边传来亚瑟的额声音。

亚瑟?

“啊~”他猛地睁开眼,台灯暖洋洋的照在脸上,像是为了驱寒一般。


原来是梦啊。


呵呵真是可笑,什么做过有你的梦?

说着这么暧昧的话,怕是来提醒我曾经有人夜夜入梦来让我不得安生。

伊利亚·布拉金斯基,要知道忘记你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啊。

因为回忆本身就是一件很暧昧的事情,你还连做鬼都不放过我。


也是我们本来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对方的关系呢。


阿尔想到这里甚至勾起了嘴角。


hero也送你一个祝福吧大魔王,哼哼,祝你圣诞快乐。




就是想要讲讲阿尔做的梦啦,不讲的话,怕亚瑟会担心,毕竟只要听到那个人的名字,亚瑟就会害怕的躲到被子里根本没心情担心阿尔弗雷德啦。对不起亚瑟,我好像失去了做你夫人的资格……

评论
热度 ( 11 )